南昌今日新闻

赣州:赣粤两地携手帮助贫困户寻亲

  “呜呜呜......,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你知道我多想你吗?”

  “妈,不哭啦,不哭啦,我也好想你。”

  近日,韩春莲与失踪了19年的女儿黄友兰抱头痛哭,边哭边相互询问对方生活冷暖。

  黄友兰是赣县区韩坊镇小坪村付竹组人,1999年跟随前夫前往广东打工,因被前夫抛弃,患有轻度智力障碍以及不识字的她在广东走失,与家人失联,无法回到赣州的老家。近日,在广州市金融工作局与赣州市金融工作局的共同合作帮助下,6月6日,黄友兰与其失联19年的父母及家人在赣县区梅林镇白鹭湾小区重新团聚。

  想回家却找不到家

  “2016年,进驻上围村扶贫后,我在对贫困户进行建档立卡时发现郑春远的老婆黄友兰是“黑户”。不解决户口问题的话,黄友兰就无法享受国家扶贫政策带来的福利,其脱贫就更加艰难。”广州市金融工作局驻梅州市丰胜县上围村干部刘超懿说。

  为助力黄友兰精准脱贫,走上致富之路,驻村扶贫干部刘超懿决定帮助其寻找家人,解决其户口问题。经刘超懿多次前往黄友兰家向她了解情况后,刘超懿得知黄友兰在18年前从江西到广东打工被其前夫抛弃,黄友兰因自身文化程度低,且患有轻度智力障碍,她在广东走失,与家人失联,之后与梅州市丰胜县留隍镇上围村村民的郑春远相识。期间,郑春远给黄友兰提供了大量帮助,且对黄友兰照顾有佳,两人渐生感情直至结婚生子。但因黄友兰不记得老家在江西哪里,一直找不到家人,两人结婚后,黄友兰户口无法迁移至梅州市丰胜县留隍镇上围村,一直处于“黑户”状态。

  “我18岁离开家,已经19年了,想过要回家,但是找不到,也不认识字,怕被卖了,万一被卖了就再也回不了家了。”6月6日,黄友兰说,19年来,自己曾多次尝试寻找家人,但都无果。

  刘超懿先后尝试在留隍镇镇政府、派出所等处查询黄友兰的个人信息,以帮助其解决户口问题,但都未查询到其相关信息。正当刘超懿束手无措时,他想起黄友兰讲的是客家话,由此推断其老家应该在江西赣州方向。

  随后,刘超懿向自己的单位广州市金融工作局汇报此事,请求单位共同帮忙协助寻找黄友兰老家,但涉及跨地域、缺乏资金等原因让寻亲进程缓慢。

  不一定找的到 但一定要找

  “刘超懿向局里汇报相关情况后,局里便积极派出人员和他一起帮助黄友兰寻找老家。可能不一定找的到,但一定要找。”广州市金融工作局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肖雄辉说。

  2018年1月30日,广州市金融工作局与赣州市金融工作局签订了《金融对口合作框架协议》,合作的签订开启了帮助黄友兰寻亲的“新大门”。

  “签约当天,我们就将帮助黄友兰寻亲的事情和赣州市金融工作局的相关人员讲述了,希望得到帮助。当时赣州市金融工作局也表示将全力以赴协助寻找,这让我们在寻找过程中增添了许多信心。”肖雄辉说道。

  今年以来,在赣州市金融工作局积极主动的协调当地公安和县委县政府,加大搜寻和配合力度,刘超懿带着黄友兰和其丈夫郑春远多次往返赣州、广东两地寻找家人。

  “今年年初,我们根据黄友兰讲话的口音,以及提供的叔叔和爸爸的名字,在赣州多处派出所查找相关信息。近期,我们发现在宁都有个和黄友兰的哥哥名字相似的人。”刘超懿说。

  6月5日,刘超懿等人驱车前往宁都确认对比,发现并不是黄友兰的家人。于是,刘超懿让黄友兰本人继续回忆到底是哪里人。经黄友兰再次回忆,想起了谐音名为上坊、下坊的小地名。

  随后,刘超懿等人根据其提供的信息在网上搜索上坊、下坊等地方,以及其附近地方,并确定该方向为赣州以南地区。刘超懿等人驱车前往于都、赣县等地寻找,最终在赣县区韩坊镇小坪村付竹组见到黄友兰父亲黄孝柏,并通过电话与其在赣州市区打工的母亲、哥哥等家人联系上。

  幸福从天而降

南昌今日新闻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或者的原创,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注册送68元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